中山之窗 > 汽车 > 企业 > 正文
热门资讯
    $mbVip$
娱乐八卦
    $mbEnt$
    $mbTypeZx$
企业技工缺口年年扩大 监狱技工
来源:中山之窗 | 2008/3/29 17:29:38    
新闻提示

  据石家庄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统计,目前石家庄市企业有职工51.1万人,高级技师仅占职工总数的0.25%,平均6家企业仅拥有一名高级技师,平均每家企业仅有1.8名技师,企业对技术工人的需求比甚至已大于对工程技术人员的需求比。

  而在高墙内,一些服刑人员忏悔、改造后,他们拥有一技之长,渴望获得新生。不过,尽管他们掌握有技能,而且在数年高墙教育之下,已成为企业几千元高价月薪也招不来的“蓝领”,但高墙外残酷的就业现实和新生之路仍令他们迷茫。

  近日,专程深入河北省石家庄监狱,与部分即将刑释人员进行了面对面的接触,在深入了解的基础上,本报将联合省监狱管理局、省石家庄监狱,一同为这些身怀技能的“高墙技工”搭建就业平台,据悉,这在全省仍属罕见。(文内涉及即将刑释人员姓名均为化名)

  ■记者探访

  高墙里飞出的“金蓝领”

  2006年10月11日下午,在河北省石家庄监狱电教室里,5名即将刑释人员坐在对面。据相关负责人介绍,这5名即将刑释人员在服刑期间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技能培训,他们当中有电气焊工、铆工、车工、磨工、钳工等,每当谈到他们所从事的技能工作时,他们的脸上会不约而同地出现一种不易察觉的自豪,但说到刑释后的打算时,他们却流露出期待和迷茫的神色。

  郑明:十几年变身多技能好手

  今年已经30岁的郑明1995年因故意伤害罪入狱,那时他刚高中毕业,“这十几年来我一直为自己当初的冲动后悔,但是后悔也没什么用。”郑明说。

  据郑明讲,自己在入狱前还什么也不会。1997年,他到监狱教育科办的机械制图班学习了7个月,1998年,他开始了自己第一个技术工种实践--电焊;3年后,希望多学一门技能的郑明申请调换工种,开始了长达三四年的铆工生涯;随后他又相继学习了1年多的气焊、气割,成为名副其实的多技能好手。

  郑明说,他现在已经取得电焊和铆工的初级职业资格证,而且还做过铆工组的组长,他对自己的技能非常有信心,希望出狱后能找个比较正规的单位,凭本领挣钱,让已经60多岁、远在四川成都的父母安享晚年。郑明出去后想找份铆工工作,“一来自己对这个工种吃得比较透,二来这个工种技术含量比较高,估计这个工种对人才的需求也比较大。”他说。

  李威:期待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来自长春的李威已经31岁,他说,自己1999年因抢劫罪入狱,在监狱学了两年磨工,如今已经是带了两个徒弟的师傅了。

  “出去后最重要的是要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能让我在这个社会上平静地生活、能让我的家人不为我担心就好。”李威说,自己入狱前是一名司机,每个月工资1200多元,进监狱5年了,他清楚地了解如今的就业之难,“我学习磨工,就是希望能为自己增值,毕竟我的学历才初中毕业,希望自己出去后能多条就业路。”

  孟明:用技能和大学生“抢饭碗”

  来自赞皇、32岁的孟明1998年因盗窃罪入狱,8年多的牢狱生涯让他反省。他的一句“我想,我们这些人比大学生有更多实践”让人看到了他的自信。“我的工种主要是钳工,我看过一些报道,说目前社会上对钳工技术需求特别大,我对自己出去后的生活挺期待的。”

  “这8年多我不仅补了两年的文化课程,还学了相应的技能,我相信自己出去后能够好好生活。”孟明自信地表示,自己还有两个多月就出狱了,在这最后的监狱生涯里,他还坚持报名学习汽车修理。

  张光:出去后是增值还是贬值?

  据了解,张光等这几名即将刑释人员都是监狱技工中的佼佼者,是“金蓝领”,他们几乎个个每年都能拿一个记功,每个月都会被评为百分记功,而且因为技能工作出色,他们还不同程度地得到了减刑,在监狱这个大家庭里,他们从进来开始就一直在增值。

  可是,张光却表示,他最害怕的就是出狱后,这种增值会变成贬值,“其实我们中有很多人都是因一念之差、一时冲动而触犯法律,忏悔、改造之后,最怕的就是走出高墙后我们的努力没人接受,社会不能给我们一个平等的发展平台。”张光说,自己1997年因为盗窃入狱,入狱后开始学习车工技能,如今十年过去了,出去后人们更多地会把他看成是车工手还是盗窃犯是他最疑惑的问题。

  牛华:求职之路还很陌生

  今年已经41岁的牛华是受访者中年龄最大的一位。1990年冬,原本是矿工的他在别人的挑衅中失手将人打死,从此开始牢狱生涯。“我有70多岁的老母和刚上高中的儿子,我希望自己从踏出这里的那天起就能挣钱养家。”

  牛华已经是一名非常出色的中级电工师傅,与其原来的矿工生涯相比,他已今非昔比,可说到出去之后的求职路,牛华还有很多担心,“已经进监狱太久了,现在最担忧的是对外面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洽谈会、人才市场都是什么概念?”他对这一切都感到惶恐。

  ■深入调查

  企业“缺口”与“高墙技工”亟待对接

  郑明说,他曾在报纸上看到广州一家企业急招普通电工,最低3000元/月,可是自己所在的中队曾有一名6级电焊师傅出狱后,却只勉强找到月薪1000元的工作,几乎天天要加班,“现在的技术工人究竟缺还是不缺?为什么人们就不相信我们这些犯过错误的人会成为好技工呢?”

  企业技工缺口逐年扩大

  据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石市企业对高级技师、技师、高级工、中级和初级工的需求人数与求职应聘人数之比分别是2.4:1、2.1:1、1.8:1、1.5:1和1.5:1,企业对技术工人的需求比甚至已大于对工程技术人员的需求比。

  “目前有专业技能的求职者已供不应求,特别是机械、电子、化工等行业及电焊工、钳工、造船工等工种,中高级技工人才已十分紧缺。”连日来,部分企业和劳动力市场,大部分企业的负责人在高呼技工缺失的同时,对于这些“高墙内”的技工却表示出担忧。由于对这群特殊的技工群体缺乏了解的平台和信任的基础,企业很难为他们敞开大门。

  省会一家工贸公司的负责人张先生表示,其实大部分企业对这些“高墙内”的蓝领并没有歧视,主要还是缺乏了解,“我觉得在目前技工缺口持续扩大的情况下,为企业和这些特殊的技工群体搭建一个平台非常重要。”张先生说,自己也曾经对这些“高墙内”的技工有所误解,直到试用过1名之后才发现,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他们更加遵守纪律,技术更加过硬。

  一个监狱一年培养千余技工

  企业技工缺口在持续扩大,而据河北省石家庄监狱教育科科长陈建云介绍,目前省石家庄监狱已经有239人持有劳动部颁发的《技术等级证》,1327人持有河北省劳动厅颁发的《职业资格培训结业证》,同时,每年还有1500多人参加近50多个工种的专业技术培训,他们不断接受着机械加工和生产、汽车改装和维修、建筑设计、大型环保除尘设备加工生产、服装加工、地毯编制、毛衣编织、手工艺品加工等项目的技能培训。

  据统计,按照一个监狱一年培训1000名技工计算,这些“高墙技工”融入社会后,很有可能实现企业与服刑人员的“双赢”。可是,虽然从技能上来说,这些即将回归社会的服刑人员80%以上都是好手,但他们的求职之路却让人担忧,“最主要的阻力就是社会上大多数人的观念以及他们长时间与社会的疏离。”陈建云介绍说,目前,监狱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开设社会上急需的热门技能的培训,而现阶段所缺的,就是这些即将刑释人员与外界沟通的平台。

  ■即时信息

  都市时讯报联合部门搭建平台

  据河北省监狱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每年的即将回归社会的服刑人员当中,绝大多数都是初次犯罪:有些是过失犯罪;有些是因家庭或经济纠纷处理不当铸成大错;也有一些人因不懂法律,在好奇心或贪欲的驱使下,为图一时之快,在人生旅程中走了一段弯路。

  “他们大部分人在监狱中学习时非常卖力,从技能上来说,绝对是好手。”陈建云介绍说,此次为这些“高墙内”的蓝领搭建就业平台也是一种新的尝试,试图让更多的企业了解这些特殊的技工,最大限度地实现企业与服刑人员的“双赢”。

  此次都市时讯报与省监狱管理局、省石家庄监狱搭建的平台将为38个工种、486名即将刑释人员与众多企业搭建平台,涉及技术工种包括:车工、铣工、刨工、磨工、钳工、电工、电汽焊工、管工、钻工、汽车维修工、锅炉工、服装裁剪和缝纫工、毛衣编织工、地毯编织工、建筑设计和施工员、计算机操作员等。

责任编辑:城市网
    $wmVipType$
    $mbEdu$
咨询热线:400-664-0095 合作QQ:80044735
Copyright© 2017 中山之窗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23058号